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荆门市人事考试局欢迎您!www.jmrsks.org

     信息公告

联系我们

综合科 :0724-2333495
服务大厅:0724-2331135
考评一科:0724-2633800
考评二科:0724-2633802
考评三科:0724-2385526
电话传真:(0724)2333495

当前位置>主页>信息公告>

冯明斯和他的初三(二)班

点击次数:59  更新时间:2018-05-09 19:31 

原标题:冯明斯和他的初三(二)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冯明斯在上课。  史春波 摄

4月26日上午,冯明斯走进初一(二)班的教室,给学生上课。

教室外,蔷薇花开满了围墙;操场上,学生们在跑步。这是震后十年的春天。

现在的木鱼中学,崭新而明亮,2010年它由浙江的温岭援建指挥部在原址重建,耗资达8000多万元。

在2008年的特大地震中,位于四川青川县的木鱼中学房屋倒塌,师生伤亡惨重,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来此看望。

当时,冯明斯才33岁,已在这所学校教了13年数学,还是初三(二)班的班主任。

这个班级有49名学生,住校的有40名,在地震中有3人受伤,7人遇难。

如今,这群90后学生已经成人,他们陆续工作,陆续结婚生子。

他们中有的成了舞蹈演员,有的做了导游,有的考上了公务员,有的还在读研,有的则希望褪去英雄的光辉,做一个平凡的人。

当年的老师,有的已退休,有的调走,差不多还有一半和冯明斯一样,和十年前一样,在这所学校,默默教书育人。

十年过去了,伤痛也已慢慢淡去,每个人都在好好经营和珍惜各自平凡的生活。

受伤的学生

当年初三(二)的学生谢海峰,已经是小有名气的舞蹈演员。

地震来临的时候,班主任冯明斯正在办公室里备课,他记得离叫醒学生午睡的铃声还有两分钟。

房子摇了几下,一位老师喊,地震了。一开始,冯并不在意,因为以前也经历过。

不过,他看到一些老师在往外跑,他也就跟着跑出去。

到操场,人站不住了,几个老师抱在一起,也站不住。

远处群山摇了,他第一感觉是“世界末日”大概来了。

一会儿,满地尘烟,不好,学生宿舍楼塌了。他和老师们赶紧往宿舍楼跑去救人。

不到宿舍楼的地方,冯明斯就遇到了自己班的学生谢海峰。他已经被同学和老师救出,大家扶着他。

他的同学罗伟撕破自己的衣服,用布条将他断腿的伤口扎住后,和其他同学一起,将他抱到学校大操场继续止血。

一名同学这样喊:“谢海峰,你要是男人,你就给我挺住。”

谢海峰是在逃生中,被砸到了腿,后来,他做了截肢,装了假肢。

做完手术,谢海峰就到了青川中学读高中。第二年,他被选入四川省轮椅网球队,然后,又去读书。现在,他是一名舞蹈演员。

谢海峰的同学李杰先则是在救人的时候受伤的。地震发生后,老师们加入了救援,为了安全,他们不让学生去,只让他们做些接应。

但是,那天晚上,没有灯光,李杰先还是悄悄地去了,在废墟里救同学,他的手指被压断。

他一开始没感觉,只做了点包扎,直到几天后,才发现不好了,去做了手术。他被评为抗震救灾的小英雄。

广元中学听说了他的事迹,就来招了他。现在,他在重庆工作,用曾经受伤的手,给机器人做调试,做编程。

“很了不起,工资比我高多了。”冯明斯笑着说。

三(二)班班长杨迪家就在学校附近。她没有住校,在家里被砸伤了,骨折。后来,她考上了南京的一所大学,做了一名导游,满世界跑。

崭露头角的舞蹈演员,充满神秘的机器人调试工程师,周游世界的导游,当年三(二)班的三名伤员都有了各自的人生和事业。

每年的聚会

更让班主任冯明斯欣慰的是,这些学生,他们都很阳光,坚强,懂得感恩。

这十年来,每年,他们会约起聚会。有时候人多,有时候少。今年1月14日,腊月二十八,他们就聚了一次。

“今年人不多,只坐了一桌。”冯明斯说,每次聚会都会邀请他参加。

饭桌上,他们不会刻意聊那场灾难,聊得最多的是以后怎么发展,怎么赚钱。

即使偶尔提起来了,他们也已经淡然。比如谢海峰,一开始,冯明斯还会担心,揭开伤疤,会不会有影响。

但他这样回答老师,都过去了,以后会越来越好。现在,他努力的是,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,获得正常人一样的对待。

其实,地震后,冯明斯自己也消沉了一段时间。他觉得,人生的改变怎么会这么快?在灾难面前,生命又是这样的脆弱。

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走出来了。

“这么多人来帮我们,我们自己更加要积极,要向前看。”他说,“对于生死,已经看得开了,我们不仅要珍惜生命,还要尊重生命。你要为社会做点有意义的事,首先是要活着。”

李杰先也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,每次聚会,他几乎都会赶回来参加,非常积极。

作为导游,杨迪当然也是阳光的。她要面对各种客人,面对各种问题,当然和她所遭遇过的相比,这些都不算什么。

除了他们,有的同学考了上了公务员,有的还在读研,有的做了老师,在不同的岗位上经营各自的生活。

师生和亲人

在冯明斯23年教书生涯里,对这个班级,他最有感情的。

毕竟,在那场大灾中,他们一起经历了生死。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感情还浓的呢?

“这种经历,是任何时候都无法抹去的,也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感情。”冯明斯这样感慨。

“我和他们已经不是师生了,更是亲人,朋友。”他说,“不对,就是亲人!”

学生们也不叫他“老师”,而叫他“老冯”。春节的时候,他们会突然涌到冯的农村家里吃饭,完全没有什么代沟。

这些学生也陆续结婚,他们都会来邀请冯明斯参加。冯记得,已经参加了四次。

三月份,学生郝丽萍在老家幸福岛办了婚礼,她带着礼物到学校,邀请老师参加,结婚当天,又让同学开着车去接老师。

这个特别的班级,这份特别的感情,同样影响着这位老师的十年人生。此后,无形中,冯明斯对于二班特别有感情,也似乎特别有缘。

今年,他又做了初一(二)班的班主任,将一直带他们到毕业。

有时,冯明斯也会想起班上遇难的7名学生,他相信在天堂的他们,会保佑现在的学生们顺利完成学业。

当然,不仅是自己班,冯明斯也会关注其他的学生们,他们怎么样了?

距离那场地震很多年后的一天,他的QQ忽然多了一个陌生人。

这个女孩介绍说,她是木鱼中学的学生,当年冯明斯等老师一起救了她。她讲了当年的经历,然后向冯表示感谢。这个姑娘,让他印象深刻。

十年了,谁也不会刻意地去组织什么纪念活动,就让那些悲伤往事随风而去吧。(记者 史春波)

友情链接: